my’blog

华创证券上演朱门恩仇:新期待系被踢出 6次决策不相符

  原标题:这家券商上演董事会朱门恩仇:新期待系被踢出,新董事牵涉华融赖幼民

图片来自券商中国图片来自券商中国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华创证券母公司华创阳安(600155.SH)在疑似与刘永益的新期待系别离后,已经选举产生了新的董事会。但《华夏时报》记者收到举报称,新董事会团队存在题目——有成员牵涉赖幼民案和东海证券前董事长朱科敏案中,且并未公告董事之间的支属相关。

  华创阳安此前在财报中称刘永益始末新期待系公司的持股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限制人,但2月4日召开一时股东大会之后,又将新期待系的两位董事“踢出”董事会,并称公司无控股股东及实控人。

  记者就上述疑问致电公司董事长陶永泽,他否认了举报内容的前两项,并在记者问及与新期待系事端的原由后挂失踪电话。

  新董事会成员遭质疑

  2月5日,华创阳安连发一系列公告,公开了第七届监事会、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和2020年第一次一时股东大会的决议等新闻。新一届董事会成员亮相,张某艾升任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为巫兰,非自力董事为代明华和洪鸣。

  知恋人士称,张某艾与赖幼民案有所牵连。

  公开原料表现,2018年2月末,张某艾从中基协离任后,担任华融证券党委副书记,华融瑞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代董事长,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以前4月,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新闻,华融董事长赖幼民涉嫌主要违纪作恶,批准纪律审阅和监察调查。张某艾也在2019年3月进入华创阳安任职副总经理。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华创阳安董事长陶永泽,他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张某艾在华融做事的时间不长,与赖幼民共事的时间更短。

  2019年7月16日晚,东海证券接到江苏省公安厅电话报告,告知公司董事长、董事朱科敏处于协调调查阶段。朱科敏自2003年首就担任东海证券的董事长、总裁,掌舵东海证券16年之久。

  在此次股东大会中升任华创阳安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董秘的巫兰,2015年脱离监管部分后,就在东海证券担任相符规总监兼首席风险官。在《证券公司相符规管理试走规定》中,证监会清晰规定,相符规总监对公司及其做事人员的经营管理和执业走为的相符法相符规性进走审阅、监督和检查。

  朱科敏出事两个月后,巫兰脱离东海证券。上述举报称,她与被调查的前东海证券董事长朱科敏一案相关。陶永泽同样否认了这一质疑,“领导出事,和他意识的同僚都有事吗?”

  在上述举报中,对新任董事会成员的另一项质疑是非自力董事代明华和洪鸣是连襟相关,但公司并未对外进走新闻吐露。在采访中,陶永泽逃避了这一题目。“吾不清新你们挖这栽事有异国意义。”

  新期待系被“踢出”董事会

  值得仔细的是,在华创阳安一时股东大会之后的一系列公告中,有一则称公司现为无控股股东及实际限制人状态。

  华创阳安的第一大股东为刘永益的新期待化工投资有限公司,与其一致走动人(另外两家新期待系的公司)相符计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9.31%。

  在这一持股比例未变的情况下,华创2019年半年报却给出了截然相逆的结论:公司最后实际限制人造刘永益。

  此外,在此次股东大会的庞大事项中,只相关于选举李建雄、张明贵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自力董事的议案未获始末,且超过95%的股东指斥。二人均具有新期待背景。

  华创阳安原副董事长李建雄,任新期待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原董事张明贵则任新期待集团四川总部总裁、新期待地产总裁,工程案例四川旅游产业创新发展股权投资基金董事长等职务。

  至此,新一届董事会成员中,已异国任何与新期待相关的背景。

  这半年众发生了什么,让原先的控股股东与其他管理层“南辕北辙”?采访中,当记者问到新期待系持股比例不变的情况下,公司为何不再有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题目,陶永泽说:“这些事情吾不益回应。”他随即挂失踪电话。

  之后,记者遵命陶永泽的提出,向华创阳安的信披邮箱发送采访函。一位自称华创阳安负责公共事务的做事人员,在陶的安排下相关记者,称将在查收采访函后进走后续疏导。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对方的回复。

  6次决策不相符

  华创阳安曾用名宝硕股份,是一家塑料添工企业集团,以化工产品、塑料成品(主要包括PE农地膜等)和水泥的生产、出售为主交易务,刘永益是其实际限制人。

  2016年,宝硕股份始末非公开发走的手段收购华创证券100%股权,并配套融资77.51亿元,一切用于增添华创证券资本金。重组完善后,刘永益始末旗下子公司相符计持有宝硕股份18.6%的股权,仍为公司实际限制人,并对华创证券形成间接控股,但股权被涌入的新股东稀释,为今日的董事会席位之争埋下伏笔。

  值得一挑的是,在本次董事换届选举半个月前,华创阳安公告了员工持股计划挺进,推进员工添持。另外,现在风生水首的金汇金融,在宝硕并购重组前猛然从华创证券剥离到外外。

  记者梳理发现,新期待系的李建雄、张明贵与华创阳安的其他董事在公司庞大决策上有6次不相符。

  2018年10月,一次股份回购议案中,上述二人以方案对公司经营和业绩无内心意义为由投了指斥票。

  新期待系与其他董事在股份回购方案上首终无法达成一致。华创阳安在2019年3月和10月又两次抛出股权回购计划,同样遭到新期待系两位股东的指斥。

  两边的不相符不止表现在股份回购上。2018年11月,华创阳安挑出将注册地从河北保定变更至北京,遭到“新期待系”李建雄、张明贵的指斥,理由是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保定也是中央区位。

  2019年9月,华创阳安公告称将以5.76亿元现金,收购子公司华创证券2.5617%股权。本次交易后,华创证券将成为华创阳安的全资子公司。这一计划被李建雄、张明贵在内的三名股东指斥,公司随后收到上交所对收购金额相符理性的问询。

  近来一次是在2019年11月份,华创证券和宁靖洋证券第一大股东嘉裕投资签定《股份转让制定》,拟收购宁靖洋证券5.87%的股权,溢价近八成,收购金额为22亿元,并外示“有意向取得宁靖洋实际限制权”。该议案遭到李建雄、张明贵与另外一位自力董事的指斥,认为此次股权收购风险不能控,对标的公司的资产质量和后续管理能力存疑。

  义务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义务编辑:王帅

 


posted @ 20-02-22 06:41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汝州谱敬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